快捷搜索:  as  xxx

中山这位阿SIR打拐9年助30多个家庭重团聚

1836262872018-10-12 09:34:30.0中山这位阿SIR打拐9年助30多个家庭重团聚4287463中山新闻

/uploads/allimg/181012/1K10A931-0.jpg/enpproperty-->

1990年,3岁男孩游德华遭人拐卖,消失在茫茫人海,父母苦苦寻找了整整28年。今年8月,长大初为人父后,游德华萌发寻找亲生父母的想法。所幸的是,中山警方通过DNA比对技术,为他们找到了彼此。(见本报8月15日5版报道)帮他们实现梦想的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四大队主办民警李韬韬,一位普通的打拐民警,在打拐办已坚守9年。市打拐办有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9年来,因工作的需要,打拐办换了几茬人,只有李韬韬一直坚守至今,所有打拐案件他几乎都参与侦办。9年中,警方已帮助30多个求助者找回亲生父母或孩子,圆了他们的寻亲梦。

取证:拿到牙刷 警察撒腿就跑

2009年初春,市公安局重案组27岁警员李韬韬调至新成立的打拐组。时隔几日,公安部部署打拐专项行动。彼时,市局DNA信息库建好,刚与全国联网。浩如烟海的DNA信息每天都在自动检索比对,有新信息汇入,发生重合,系统就会自动弹出,一个失散的家庭可能因此而团聚。

8月的一天,大涌镇居民曾虎采完血样焦急等待结果。他的心早就碎了,2003年10月5日,1岁半的儿子在大涌镇安堂社区走失,他找遍大江南北,一直杳无音讯。突然,DNA数据库跳出比中的信息。“小孩在揭阳!”李韬韬高兴极了。

李韬韬决定去一趟揭阳惠南县。与他同行的除了大涌民警李杰,还有市局的一名法医。此行的目的还不是解救,他们得去采小孩的血样,比对确认后,方可救人。

事情远比想象中复杂。李韬韬找到了惠南县辖区派出所,值班所长找来村治保主任。“你们先歇歇,喝点茶,我去找找!”村子其实很小,但治保主任找了很久才回来。结果令人怀疑,说是母亲在,“父子”都去海南了。

他们决定去家里看看,治保主任前面带路。孩子家的房子只有三四十平方米,非常破旧。孩子的“妈妈”躺在床上,身体消瘦,看样子病得厉害。问孩子的去向,回复还是“父子”去海南了,至于具体哪里就不清楚了。

怎么办?招待所里,李韬韬征求大家的意见。法医很专业,说看到孩子家里有不少牙刷,说牙刷上的唾液可以用来做比对。第二天,按照分工,两人负责做工作,法医想办法拿到牙刷,即示意可以走了。大家没走几步,家里的女孩突然跑去厕所看了一眼,接着大喊:“牙刷被拿走了!”

李滔滔喊道“跑吧!”大家一口气跑出了村子。身后虽然有人追,但听说只是丢了牙刷,也就没追了。三人当晚赶回中山,次日比对结果就出来了,可以确定该孩子是曾虎家的无疑。

这是广东省首例、全国第二例依靠DNA破获的拐卖案件。

抓捕:凭一句话 找到人贩子将其摁倒

打拐就像上战场,稍有疏忽,悲剧就可能发生。

2011年7月19日,中山暴雨。早班不久,李韬韬突然接到一个电话:三角镇高平工业区,一名3岁男孩被“叔叔”用一支雪糕诱拐走了。

事不宜迟,李韬韬急赴高平工业区。了解情况后,他调取了出租屋前面的视频监控。当时的视频录像为普清版,看不太清,但能看到一个小孩跟着一个大人去了士多店,并且买了像雪糕一样的食品。小孩边走吃着,不多久,便和大人上了一辆摩的,逐渐消失在雨雾中……

李韬韬赶紧将视频截图发回市局图像实验室。请专家将图像做得清晰一些。视频中的摩的司机很快被找到,听说有小孩被拐,马上回忆道:“那男人带小孩坐上了去富华车站的公交车。”

雨刮器的快速摆动中,李韬韬顶着大雨赶到车站,拿到了对应时间车辆的内部视频监控。车内三个摄像头只个是好的,所幸正好对准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。只是,整个坐车过程,男子只掏出过一次手机,说了一句话,这句话吐字清晰,但一时间没有人能听懂。

有同事突发奇想:“不会是越南人吧?”李韬韬一听,有可能。他马上找来一名广西老乡,一听之下,发现说的是:“我有货,要不要,正在带回来!”

所幸这时传来好消息,发现男子和小孩上了开往湛江的车。

李韬韬等民警立即赶往湛江。他们找到了湛江警方。说明情况后,湛江警方说,廉江有个村子,其中有些越南人。湛江民警让李韬韬等中山来的警察在村口守候,他们派便衣进村侦察。

小孩一旦被人贩子出手,找回来的可能性如同大海捞针。一个小时过去了,一个半小时过去了,前方毫无回音。正当李韬韬焦急万分的时候,意外出现了,一名男子带着一名小孩走出村口,准备到路边搭车。李韬韬定睛一看,有些不敢相信,该男子竟然送上门来。

司机很机灵,开车把李韬韬等一车的“便衣”拉了过去,在男子和小孩旁边停下来:“兄弟,电白怎么走啊?”没想到男子会普通话,便衣全都下车了,还热情地指路。李韬韬等人猛扑过去,瞬间,男子被摁倒在地。

审讯得知,男子是越南人,被警方抓获时,准备去“交货”,价格和买主已经说好了。

纠结:做了好事 有时心里也会很矛盾

做打拐警察,有时内心也会很矛盾,但李韬韬一直坚守自己的底线,凡拐必打,这也是一名警察的职责所在。

8年前,也就是2010年9月2日,三乡镇一名治安员路过巡逻地,偶然听到一段对话,大致内容是:一方想买怀中的小男孩,问对方给多少钱?对方表示钱不是问题,问题是一些后续事宜现在要说好。治安员一听,这不是买卖儿童吗?立马就报告了辖区派出所。

警察赶到时,卖孩子的男子一看不对劲,丢下孩子撒腿就跑了。准备买孩子的老人没有跑,连同哇哇啼哭的男婴被带回了派出所。

李韬韬赶到三乡公安分局时,发现院子里停了一辆宝马X6轿车,车的主人是一名60多岁姓李的老人,正接受警察询问。李某说,家里有三个儿子,都成家立业了,出门赚钱了,自己虽然也有钱,但没人陪伴,就想收养个小孩,可是,走正规渠道,自己不符合条件。

没有形成犯罪事实,教育了一番,李某就被释放了。李韬韬带人寻找售卖男婴的男子,没找着,男婴的母亲在垃圾场的一间破屋里被找到了。母亲刚生孩子不久,走不了路。原来,孩子的确是这位母亲跟卖小孩的男子亲生的,他们没有结婚就同居了,后来跟着男子来到中山一起拾垃圾维持生计。

孩子的父亲跑了,警方担心母亲可能养不活男婴,就将男婴送到了中山市儿童福利院。李某事后还两次找到李韬韬,提出收养的想法,但李韬韬表示难以帮忙。

“有时,我在想,是不是孩子就这命呢?如果阴差阳错,被开X6的这个老头收养了,命运将可能发生一个重大的改变。可是,与我们警察而言,法不容情啊!警察就是要维护法律的尊严。”

提醒

DNA入库检测费用全免

市打拐办有关负责人说,如果孩子不幸被拐,或是自己怀疑是被人贩子拐卖的,都可以携带身份证,就近到全市任何派出所报案,申请DNA入库检测,费用由公安机关承担。血样采集时,父母最好都能到场,可减少寻亲难度。当然,父母最好能将孩子的日常物品同时送检,以便采集到孩子的DNA信息。

文/记者 卢兴江 图/记者 缪晓剑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